万岁老爷爷

发布于

05 Jun 2018

目录

文献

再过几年,塞浦路斯将步入发现最早文明记载以来的第一万个年头。 这里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人类文明之一,也是最著名的之一——17世纪初,莎士比亚的奥赛罗就是以这里为背景展开故事的。地处亚洲、欧洲和非洲交汇的十字路口,这里引以为傲的地理优势,舒适的气候,以及令人叹为观止的自然美景一直受到无数帝国和朝代的追捧。正如宋代陆游所说——天下之事,闻者不如见者知之为详,见者不如居者知之为尽。既然已经有很多声音在高谈阔论这个岛国的繁荣未来,那就让我这个亘古通今的万岁老人带你回味一下那些沧海桑田,从而让你能更全面的了解和评估我这个阳光普照的家园。

我最初的6000年相继经历了新石器时代和红铜时代,生活很原始且发展缓慢,只拥有一些稀疏的早期定居点。虽然最开始的一切都很简陋,但是向青铜时代的过渡,让我看到了一个很好的致富机会。我当时还很年轻,便利用旺盛的精力去开采位于我们特罗多斯山脉中的丰富铜矿,再加上我们这众多便捷的天然港口,直通亚、欧、非三大洲,让我在公元前便积累了大量的财富,成为当时欧洲最富有的人之一。甚至连“塞浦路斯”这个名字也来源于拉丁词语“Cuprous”——意译为“含铜的”。快进几个世纪到我的青春期,耶稣基督诞生在我们东面几百英里以外,隔海相望的伯利恒,更重要的是,君士坦丁大帝的母亲圣赫勒拿在我们这留下了圣十字的遗物。为了纪念和保存圣物,我们在拉纳卡附近建造了一座引人瞩目的山顶修道院,沿用至今。这无疑使得塞浦路斯成为了在以基督教为支柱的各个欧洲帝国扩张时优先考虑的对象。我们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曾经是,并且至今仍是各方梦寐以求的战略要地。从亚历山大大帝到狮心王理查德,几乎每个军权都想染指这个国家,可却让人无可厚非,归根结底还是这个岛国愈久弥珍的魅力,让人难以自持。远早于旅游业诞生之前,塞浦路斯就是传说中爱神阿芙罗狄蒂(维纳斯)的诞生地。我们的黄金海岸成功吸引了过去的统治者,也吸引着当下的众多投资者。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权力的交替,新的城镇和村庄在全岛各地建立起来。公元前58年,罗马人占领了塞浦路斯,并开始了其长达600年的统治,。那个时代的许多建筑物和道路都保留至今。值得一提的是在南岸古城Kourion,保留的一座世界级露天剧场,历经千年,仍能正常运作。不但如此,根据许多见多识广的演员表示,这个剧场几个世纪以来一直都是世界上进行演出的好地方之一。威尼斯人继罗马人之后接手塞浦路斯,持续了在此近3个世纪的统治。凯瑟琳·科尔纳罗在她的丈夫逝世后成为了塞浦路斯的女王,并且一直统治着这片土地 —— 甚至雇佣了来自欧洲各地的主要防御建筑师,帮助她在该岛东面的尼科西亚市和法马古斯塔市建造防御工事防范入侵。可惜效果不佳,1570年这两座城市还是被奥斯曼帝国所征服,直接导致20万土耳其人开始在该岛上定居。奥斯曼帝国统治以腐败和懒惰著称,对这个岛国来说无疑是不健康的,所以当英国在1878年买下这个岛时,我才如释重负。他们把塞浦路斯作为进军中东的战略基地,幸运的是,让当地人获得了比以前在土耳其人统治时更多的独立。虽然这一开始是一个可喜的变化,但是20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对英帝国主义造成了严重损害,对该岛的控制也大不如前。因此,1960年8月16日,我们现知的塞浦路斯共和国诞生了,成功争取到独立主权。就在我觉得可以高枕无忧,享受长治久安之时,妄图延续16世纪对塞浦路斯近300年统治的土耳其人打破此地仅仅维持了14年的和平与完整,于1974年非法侵占了塞岛的北半部。直到今天,岛屿仍然处于分裂状态,联合国通过缓冲区隔开了南北双方。时过境迁,很多人可能觉得44年似乎是一段漫长的时间,但与我一万年的经历相比,这只不过是昙花一现。如今,塞浦路斯已经在2004年加入欧盟,全球经济的国际化唤醒了塞浦路斯的商业潜力。我们很高兴这个赏心悦目的小岛正在一步步成为国际化的大都会。

然而无论经历多少跌宕起伏,有些东西始终不变——那就是每个乐观的当地人身上强烈的爱国主义色彩,以及美不胜收的自然景观。 在地球上度过的这一万年里,我无法选择一个更美好的家园 —— 这是一块深藏不露的地中海宝石,有足够的历史让最聪明的学者驻足流连,有绵延的黄金海岸清澈见底,有遍布葡萄园的巍峨山脉芳香四溢。即时在现代科技高度发达的时代,塞浦路斯也不断推陈出新,成为一个拥有强大,稳定和繁荣经济的阳光小岛,不断地将当地源远流长的文化推向国际商业的前沿。